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首页 > 设计观点

屋主人的性格……可以从屋中的布局、 一装饰和家具的风貌上来判断。”建筑师热尔曼·博夫兰德在1745年这样写道,他断言了个人品位在装饰中的重要性,同时也暗示了物主的社会地位和志向很容易辨别。匠雷蒙德,他们用无与伦比的独特创造性加上迄今无从命名的对细节的专注来创作物品。在18世纪70年代晚期为阿图瓦伯爵建造的小城堡就明显带有一种新的印痕,有意偏离了常见的“绚丽虚饰”的路易十六风格,有上了色的阿拉伯风格的浮雕,有对古物和异国作品的常见说明,在主人的卧室里悬挂着蓝色丝绸,装饰着威武的战利品图案,表现的是得胜的罗兰将军在战斗后休憩。这种戏剧化的趋势是新风格运动中的信号之一。著名女演员德维尔小姐在大革命期间嫁给了迪盖克的连襟,她的一间卧室里挂着的“精致的帷幔按照阿拉伯样式覆盖了墙壁”。 伴随着对考古学兴趣的复苏和大革命期间技术地位的短暂衰落,这一标志设计风格在流行中的增长为督政府[ Directoire,指法国在1795 -1799年期间的督政府】和帝国风格奠定了基础。

让一弗朗索瓦·巴斯蒂德写于1752年的小说《小房子>,讲述了交际花梅利特受到特米库特侯爵的有意诱惑。本文之所以使学习室内装饰的学生对它发生浓厚的兴趣,正是因为特米库特所选择的方法,使梅利特沉醉于他的“小房子”——一座被巴斯蒂德精心描绘的塞纳河畔的爱巢的愉快中,描写的精确性无疑表明了作家正在描绘的是他知之甚详的一座或几座房子;他告诫说,“巴黎的其他地方和欧洲的其他地方都没有如此浪漫和精美的布置”。 梅利特与特米库特初次结识的房间是门厅,从那里走进沙龙向花园望去。“沙龙是圆形的,天花板的穹顶由阿莱绘制;丁香色的镶板,装着精美明镜;门上方的绘画也是阿莱满怀爱意的作品。雕刻在这里应用得很有品位,镀金的光亮增加了它的美丽。室内的装潢与镶板相配……夜色降临;走进来一个黑人点亮30枝蜡烛,这些蜡烛排列在树枝形的装饰灯和枝状大烛台上,都是塞夫勒的瓷器(做成鲜花的样子),仪态风雅,擎在镀铜的托架土。” 而后来到卧房。“这个房间是四方的,有两个对角;床上蒙着黄色的中国丝绸,织锦的色彩斑斓绚丽,一扇窗外连着凉台,在上面可以望到花园:四个墙角一律装有镜子。房间的穹顶上镶有一幅皮埃尔绘制的圆框绘画,是他一贯的艺术风格,画的是睡神怀抱中的海格里斯正在被爱神唤醒。所有的镶板都是某种柔软的硫化物质。镶木地板由紫檀和杉木镶嵌而成;所有的大理石都是蓝灰色。每一面镜子下的大理石面的涡形脚桌子上都雅致而细心地摆放着精美的铜器和瓷器。” 之后由卧房来到化妆室。“墙上全是镜子,连接的地方隐藏在仿制的树干下,枝叶都经过精心布置。这些树的布置就像是在一个整齐的花园里;树上满是鲜花,树枝上的蜡烛在镜子中反射出柔和而富有层次的光亮……它给人的印象仿佛是一个自然的藤萝架,丝毫不曾借助艺术的力量。凉台上有土耳其长沙发,是一种坐卧两用的椅子,放在红木镶嵌的地板上,装饰着绿色和金色的饰物和各种大小的垫子……木制品和雕刻上的色彩都与它所代表的物品相符,这种颜料由德里龙按照一种方法来制作,可以散发出紫罗兰、茉莉和玫瑰的芬芳。”德里龙(圣吕克学会成员)是一位建筑画家和雕刻家,被认为发明了一种使装饰涂料富有持久芳香的方法。 接下来是浴室套房:“屋内到处都是大理石、瓷器和薄纱。阿拉伯风格的镶板由吉洛特VI设计、佩罗绘制,排列雅致美观:加弗里镀铜的海洋生物(或许是珊瑚?);摇钱树、水晶和海贝艺术地混合在一起,装饰着房间,房间里有两个壁龛,容纳着一个浴缸和一张带刺绣的、饰有流苏的印度薄纱装饰起来的床。隔壁的卫生间装饰着于埃绘制的镶板:花环和圆雕当中是水果、鲜花和异国珍禽,室内有布歇的恋爱场景单色画,就和门上方的一致。别忘了热尔曼制作的银制马桶;真正的鲜花簇拥在深蓝和金色相间的花瓶里,椅子的装饰材料的颜色统一,马丁用金星玻璃来做构架,构成了整套房间的迷人效果……房间上部装有精致的侧面像形状的花檐,上面有雕刻的图案或者镀金垂饰,作为带有金色马赛克和巴歇利埃画的鲜花的浅圆顶的边界。

” 浴室的其余部分被用作整幢房屋的卫生间:“安有水阀的大理石盆,盖子由带香味的木材镶嵌而成,封闭在一个用剪短了的角木做成的凉亭似的凹室里,这一效果在墙面和天花板圆顶上得以继续,顶上一块地方画得好似飞鸟掠过的天空。装着香水的花瓶和瓷器美观地排列在托架上隐藏在墙璧后面的壁橱里装着水晶、花瓶和所有这个房间要用到的必需配置。” 另一个通向沙龙的房间是游戏室:“这个房间用最精美的中国漆器来镶嵌;家具也同样,蒙着印度的刺绣品;烛台是硬水晶的,雅致地陈列在镀金托架上,与精美的迈森瓷器和日本瓷器形成对比。” 特米库特的“压轴”是饭厅:“墙壁粉刷的色彩变化无穷,由著名的克莱利西完成。镶板都是同样质地的浅浮雕,著名的法尔克内在上面雕刻着欢宴之神和酒神的盛宴。壁柱上的战利品装饰是瓦塞的作品。这些战利品象征着狩猎、捕鱼宴饮和恋爱的愉悦。壁柱一共12根,每个战利品装饰上都树尚、勒巴和卡尔的精美版画。那里的光线正好足够瞥见这些杰出的作品。房间里摆着沙发、坐卧两用椅和躺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