鍏充簬璺槗鐨囧瀹跺涵鐨勬爣蹇楄璁

首页 > 行业资讯

标志设计从路易十五那里得到难以胜计的礼物,因为不是艰辛所得,所以使用起来也就毫不吝惜。而她对财富的任意支配也使得本书作者怀特海使用“统治”一词来描绘她的19年国王情妇生涯。在先后拥有了4座城堡和宅邸之后,她又买下了巴黎的埃弗舍府邸,这座府邸后来改名爱丽舍,正是今天法国总统的官邸所在。可是无法想像的是,蓬庋杜夫人在给朋友的信中竟然这样提到这座宅邸:你听说了吗?我已经买下了标志设计。

我在巴黎真正拥有了一栋房子,但是我想把它拆掉,按照我自己的标志设计建一座新的。每个人都会嘲笑这样的建筑癖,但是只要我这么想我就完全赞成这种所谓的疯癫,这样还可以养活不少-1花子;我在消费金钱时得到的快乐远远多于积蓄它。这位美妇在拥有艺术品时与其说是为了珍藏,倒不如说是为了毁弃,因为只有毁弃1日的,才有理由制造新的。正是这种不假思索的轻率随意,把18世纪法国室内艺术推上了装饰艺术的高峰。因为工匠们不敢稍有重复,一旦失去新造的创意,就意味着失去皇家主顾的惠顾。所以,塞夫勒瓷器出现标志设计,里昂丝织品也出现了,萨伏纳里的挂毯也开工了。为了向这位事实上的艺术统治者致敬,瓷器工厂甚至将产品的名字以这位夫人的名字来命名。一种烧制在瓷器上的娇艳红色被称作“蓬皮杜红”,这种红色比玫瑰的花瓣更加鲜艳欲滴,质感粉嫩,引人遐想无限,可是后来却又改称为“迪巴里红”。改名发生在18世纪60年代中期,那时,蓬皮杜夫人尸骨未寒,而迪巴里则是紧接其后的国王新情妇。欢场女子迪巴里夫人在一片厌恶声中成为了新宠,不知有惠还是无意,她果标志设计断地拒绝了在前任手中达到鼎盛的洛可可风格。

这让人发现“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句话原来也可以用在艺术风格的更迭上。迪巴里夫人在被国王赠予了卢浮塞纳城堡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替换城堡内的所有绘画,贝壳状的涡卷饰一律被废弃,取而代之的是异国情调和古典情趣。飞扬跋扈的洛可可设计在此时渐渐回复到了希腊化的均衡当中,但这并不是说18世纪中后期的室内艺术要开始反璞归真了。华贵依旧是必要的,如果遥远的希腊艺术不能保证这一点,那就从想像中的VI设计东方艺术中汲取资源和元素。奥特曼帝国和暹罗王朝夹杂着传说中的富庶和器具上的富丽进入了法国的室内艺术,特别是表现苏丹后妃生活的场景在装饰中逐渐多了起来。